login...
公告
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他山之石 > 正文

雀巢董事局主席包必达:努力创造共享价值

作者: 来源:新浪网 日期:2018-12-17 14:49:22 人气:

 企业必须守法,这是企业的责任;政府作为法律的制定者,将法律制定的清晰和实际,这是政府的责任。一旦有了行业标准,就要严格遵守,这样才能避免同类事件再次发生。

  从底层的冰激凌推销员,一路做到雀巢集团的董事局主席,包必达效力雀巢集团长达48年。他人生中的三分之二的时间,都跟雀巢(Nestle)紧紧地绑定在一起。

  现年72岁的包必达此前对媒体曾表示,他打算明年退休,他对自己的状态很满意,并且已经实现了既定目标——让雀巢成为全球健康食品领导者。

  作为全球最大的食品饮料集团雀巢公司的掌舵人,包必达与雀巢一起经历了成长与辉煌。

  ▲雀巢集团董事局主席 Peter Brabeck-Letmathe(包必达)

  应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邀请,雀巢董事局主席包必达亲临新加坡,与商学院师生分享了他对企业创造共享价值的看法,全球性的企业为什么会如此重视“共享价值”,要如何把企业创造“共享价值”变为现实。

  第一问 创造共享价值的真正内涵

  Q1:企业的社会责任、可持续发展以及企业要创造共享价值,这三个人们常常谈及的概念之间,你认为这三者之间有怎样的联系呢?

  包必达:企业要创造”共享价值”(shared value)这一概念,源于对企业社会责任的重新定义。企业的社会责任是企业所肩负的众多责任之一。

  在1980到1990年代,其重要性甚至超过了“为股东创造价值”这一概念,成为一种社会典范。而它讲求的核心,在于企业应该回馈社会。

  我想对这种概念说,对不起,我从来没有从社会中拿走任何东西,所以也没有什么需要归还的。反而是,我现在的每一天,都在通过个人的商业决策,来为股东和社会创造价值。而这才正是“创造共享价值”的真正内涵所在。

  ▲ 雀巢董事局主席包必达接受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专访

  第二问 创造共享价值的三个步骤

  Q2:在像雀巢这样的大型跨国企业中,该如何落实“创造共享价值”的概念呢?

  包必达:首先,我们必须确保企业中的每一个人,都清楚地了解这一概念。从董事会开始,到管理团队,再到工厂、车间,人人知晓。其次,我们要分析自己的供应链,在供应链的上下游寻找我们能够实现、并能够最大化“创造共享价值”的地方。

  对于雀巢来说,我们可以创造共享价值的地方是,培养有营养的咖啡豆,保持种植区水源的清洁,以及促进种植区的发展。

  最后,我们需要树立目标,达成目标后还要有对应的奖励,并且要全面地透明地对公众做总结报告。以上,就是让企业创造共享价值的三个步骤。

  第三问 创造共享价值的收获

  Q3:我们从“创造共享价值”这一概念中,可以获得的有形或无形的价值是什么呢?

  包必达:社会从中获得的价值显而易见。比如,我们建一间工厂,就为社会创造了就业;如果我们正在建的是一家污水厂,那就又为当地提供了污水处理的服务;工厂还要对员工们进行培训,又增加了他们的生产力。因此,社会能从中获得的价值十分明显。

  但对企业来说,其中的商业价值又在哪里呢?这要从消费者算起。今天的消费者不仅想知道你可以提供什么,还想知道你提供的商品是如何生产的、供应链的上游是谁等等。如果你买的是鸡精,消费者们想知道鸡肉从哪里来,是在哪个国家进行生产的。拿雀巢的咖啡工厂来说,除了咖啡的生产过程是否清洁,消费者还想知道我们是否雇佣了童工。

  因为消费者预期的改变,企业必须更加注意。比如,我们的高端品牌,Nespresso,几乎每一粒咖啡豆都有迹可寻。因为我们收购价格十分公道,种植咖啡的农户也就会愿意把最好的咖啡豆卖给我们。

  我们有信心告诉消费者,我们的咖啡世界一流,远超其他公司的产品。这就是创造共享价值带来的价值。同时,现在的投资者们也更偏好于能创造共享价值的企业。

  第四问 供应链的“可追溯性”

  Q4:所以这就是你在演讲中所提到的贴标签和可追溯性吧?那么,我们是否拥有可以追溯到供应商和原产地的技术?

  包必达:当然可以。供应链的“可追溯性”是极其重要的。消费者希望得到保证的不仅是质量,他们要求产品的生产过程中,没有奴役劳工,没有雇佣童工,不能压榨工人。他们甚至对某些方面有特定要求,比如,欧洲的某些地方反对转基因作物等等。对于所有这些,我们需要一个完全透明的、可追溯的供应链。

  第五问 量化共享价值

  Q5:你是如何量化“共享价值”呢?

  包必达:正如我们有财务目标一样,我们现在也有自己的社会承诺。我们的企业明确了39种不同的社会责任,执行委员会的每个成员分别负责其中的几项,正如同他们需要有自己负责的财务责任一样。

  然后,我们会进行总结汇报,并邀请第三方对每项社会责任的完成度进行审核,并写进年度报告中。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量化的方法。

  第六问 推广“创造共享价值”时遇到的挑战

  Q6:在推广和落实“创造共享价值”这个概念的时候,你面对过哪些挑战?

  包必达:当我们提出“创造共享价值”这一概念时,大家都在问这是什么?是打着绿色环保进行宣传的手段呢,还是有其他的意义?所幸,我们得到了哈佛商学院著名教授迈克尔·波特(Michael Porter)和马克·克雷默(Mark Kramer)的支持。他们在2001年出了一份关于这个课题的报告,帮助我们向大家说明了“创造共享价值”并不只是大公司的一种营销手段。

  当然,我们也拿出了实际行动,承担起了相应的社会责任,并对每件事做了公开透明的报告。我们还有三、五年的长期计划,设立了很多目标。

  在此我要特别强调,你所做的每件事的真实性和透明度是十分重要的。如果你说自己要百分之百承担社会责任,却突然被证明还是在雇佣童工,那么你的信誉就一去不复返了。企业只有始终保持开放和透明,才会得到外界的认同。

  第七问 可持续发展与创造共享价值

  Q7:“可持续发展”现在是企业的流行语,它意味着很多东西。比如,建立一个风力发电场,或者消除贫困和不平等,都被称作可持续发展的一环。那么当这个概念覆盖面如此之广时,它是不是就失去了原本的意义呢?

  包必达:如果我们为企业建一座金字塔,最顶端的是“创造共享价值”,下层的基石就是“可持续发展”。

  我们必须保证使用资源方式,无论是金融资源还是自然资源,都是可持续的。在这之上,我们再去建立“创造共享价值”的概念。因此,可持续发展和创造共享价值,或者其他任何概念之间并没有冲突。

 第八问 企业·政府·法律

  Q8:中国的一些企业发生毒奶粉事件、水污染的丑闻,在你看来,这些事件应该归罪于企业家利欲熏心,还是政府失职?

  包必达:我认为这是所有人的责任,而不是其中一方的过错。我们需要严格的法律和监管,毫无疑问一个缺乏规则和监管的自由市场将会一片混乱。但这些规则也必须实际、清晰和透明,让企业有法可依、有法能依。

  企业必须守法,这是企业的责任;政府作为法律的制定者,将法律制定的清晰和实际,这是政府的责任。一旦有了行业标准,就要严格遵守,这样才能避免同类事件再次发生。

  以上内容来自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对包必达的独家专访